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小姨子张妙
小姨子张妙


  今天天气晴朗,上午,吃饱喝足没事做,我拿出了截拳宝典揣进兜里,准备出门去溜达一下。


  “这是什么书?”妹妹从我兜里抽出书看了一眼,又丢回来给我,“地摊货有什么好学的,没劲!”说完拉着方晴出去了,显然她对我手上的宝典并不感兴趣。


  走出小区后,我发现附近一辆共享单车都没有,该怎么办呢!总是骑共享单车也不方便,还是得再买一辆电动车才行。


  在我们公寓门口就有一家电动车行,可能是因为这里铺租便宜,而且旁边还有一大片空地可以试车,所以才开到这里来。


  我刚走到车行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两个高挑的身影。显然她们也看到了我,方晴朝着我挥了挥手,露出了灿烂的笑容:“沐军哥也下来买车呢?”


  “嗯!”我礼貌的笑了笑,没再搭理她们,自顾自的逛了起来。因为我囊中也不富裕,对这个妹妹是又爱又恨,借我的钱从来就没想过要还的,当然她还读高中,也没想过让她还。


  我逛了一会,就找到了一款合意的车子,正准备跟老板砍价,妹妹却突然自己跑过来将我拉倒了一边:“哥,借点钱给我。”


  又来了!听到她开口借钱,心里就慌得狠,我没好气的瞪着她:“前面借的你都还没还过呢!”


  “这次一定还。”


  妹妹的语气很坚定,但是我太了解她了,在外人面前高冷艳,在我面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而已。


 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:“不借!没钱。”


  妹妹忽然露出一脸奸笑,踮起脚附在我耳边轻声道:“你偷看大姐洗澡的事,大姐还不知道呢!你借给我的话,我保证大姐永远都不会知道,而且我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喜送给你。”


  明明是她带我去偷看大姐洗澡的,现在一推二五六,好像全是我一个人干的似的!


  她可以不要脸,我不能不要脸啊,今天这钱看来无论如何都是要借出去了,我干脆直接开口道:“你要多少?”


  妹妹笑嘻嘻一把搂住我的脖子,在我脸上就呗了一口:“我就知道哥你对我最好,我只要三千”


 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她:“要那么多干嘛!”


  “买车去上班啊!”


  …………


  买了两辆电动车支出六千块,对于我这个下岗工人来说,已经快要接近天分数字了,我的心里在不断喷血。


  “哇,姐夫买新车了!感觉很不错呢!”小姨子张妙看到我新买的电动车,显得特别开心,围着新电动车转了一圈,便一屁股坐了上去:“走,我带你兜兜风。”


  张妙开车的技术很不错,走得很稳,不过她硬是要求我搂着她的腰。


  妹妹她们去上班了,老婆又上晚班,我俩就不打算回家吃饭了,在我的指挥下,张妙载着我来到一家自助餐厅。


  “你好,先生几位?”


  “两位.”餐厅的服务员微笑着将我们迎了进去,帮我们找好了位置,我直接把钱交给了她,让她去帮我们买单,便带着张妙去冷柜挑选食材了。


  将食材端回桌子后,我和张妙面对面坐了下来,开始认真的犒劳自己的肚皮。张妙不停的跟我讲述自己这些天来的所见所闻,比如有少男少女躲在书架后面做羞羞事了,又比如竟然有六七十岁的大爷跑过来要找房中术之类的书籍……“哈喽,阿军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

  我寻声望去,一个画着浓妆、身材比例还算协调的大美女,正端着一盘食材,充满善意的看着我。我有些惊讶的笑了笑:“原来是啊雅妹子啊,今天上早班?”张雅是老婆的同事之一,身材也不是很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,人本身长得不错,素装看起来还算出众,挺耐看的。但她就是喜欢涂的跟个面人似的,反而让我看着有点难受。而且听老婆说她的性欲特别强,天天抱怨她老公满足不了她,每天上班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站门口看猛男。


  “嗯,今天下班早,所以来这里犒劳一下自己,没想到遇见了你们,正好我自己吃也无聊,过来和你们拼个锅,还不知大帅哥欢不欢迎呢!”张雅说着就自己在我旁边坐下了。


  “坐坐,正好我们也刚坐下,多一个人更热闹一些,而且大美女坐在旁边看着养眼,说不定能多吃点。”不欢迎也必须欢迎了,总不能一脚把她踹下去。不过她这一坐,位置就显得有点挤了,如果和老婆坐一起到没什么,但是和一个没怎么接触的女人屁股挨着屁股还是感觉怪怪的。


  张雅将一份金针菇倒入了汤锅,打趣的看了我一眼:“去,哪里能和你小姨子比啊,想吃多点还是看你小姨子吧!我是没这个福分咯。”话是这么说,她却看似无意的把小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。


  我低头看了一眼,别说,她的小手长得还是很细腻的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还真有点舍不得让她拿走,只好任由她施为,不过这家伙,好像越来越过分了,刚开始是放在大腿上,吃了一口东西,再放下来的时候,直接就放我裤裆上了。我穿的是运动短裤,根本就不经摸,没几下就被她摸起了一个小帐篷。


  不知道张妙是不是发现了什么,眼睛一直瞪着张雅,吃了一会,有些不开心的夹了一片羊肉放在我碗里“姐夫,吃羊肉,看看骚不骚,太骚的还是不要吃的好,会口臭的。”


  “我不怕骚,她们都说羊肉越骚越好吃,我先尝一口”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张雅已经把羊肉夹走了,放在嘴上轻轻咬了一口,又放回了我的碗里:“军哥你吃吧,不是很骚,味道还可以。”


  看见张雅的举动,我立刻意识到事态可能要不受控制了。果然张妙一脸不悦的站了起来:“姐夫,我要去上厕所,你去不去?……?再问你一遍,你去不去,不去的话等会说不定你小姨子就要被人拐跑了。”


  “呵呵,去!当然要去了!”只是一个女人叫一个男人一起去上厕所好像逻辑不一般啊,但是不去的话,回去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!而且我也正好可以摆脱张雅的魔掌,省得自己继续沉沦下去。我依依不舍的推开了张雅的手,站起身跟着张妙走了出去。


  从厕所里出来,张妙一脸不爽看着我:“不许再坐到那只骚狐狸的身边去。”


  为了让张妙消消气,我站直腰身朝她敬了个军礼:“遵命!长官”


  “呵呵,你就不能正经点?”张妙一下子就被我逗乐了,傻笑了一番后,硬实要挽着我的手走回去,也不知道她咋想的,对面坐的可是她姐的同事啊!


  回到座位后,我怪怪的坐到了张妙的身边,不过还是被挤到里面的命运。好在我都不用自己烫菜,她们两个早已将我的碗塞得满满的,搞得我有些受宠若惊不敢动筷子。


  我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才八点半不到,我载着张妙来到天象酒吧,不过我没打算进去,因为张妙一直瞪着我,显然她不想让我进去。我只好在酒吧门口转了一圈就带着张妙走了,不过,我还是在酒吧门口找到了那辆贴着两个叮当猫的电动车,那是妹妹最喜欢的卡通人物。果然那两个家伙是跑到酒吧来上班了,也不知道做什么,挺令人担心的。


  我们两回到家后,张妙依然抢先占领了卫生间,我心有点乱,便躺在沙发上想着张妙的酮体,自己是不是太胆小了,那么好的机会…………“亲爱的,我也想你了?”


  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了张妙的声音。我坐起来揉了揉眼睛,寻声望去,张妙正裹着一块浴巾站在阳台打电话,也不知道她说了多久了,不过听语气应该是和她男票在说话,想来时间也不会短了,应该到我洗了。


  “亲爱的我先去洗澡了,拜拜!”张妙走回来时候,看到我坐起来了。身子一钝,显然被我下了一个激灵,很不爽的瞪了一眼,才将电话放到电视柜上。


  就在她刚把手机放下的时候,一只倒霉的蟑螂好死不死的从电视机后背飞了出来,落到了她的浴巾上。


  “啊!蟑螂……”张妙一只手捉着浴巾,一只手手不停的追打着蟑螂,这不打还好,一打就出事了,蟑螂直接就往浴巾里面钻,吓得她把整条浴巾的扯了下来又蹦又跳的。


  一时间整个美丽的酮体在我眼前一览无余,不过我没时间去欣赏,因为我看到她踩死蟑螂了,本来想提醒她的。不过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契机,张妙特别怕蟑螂我是清楚的,听我老婆说能怕到昏迷的程度,我得见机行事才行,不然可能要后悔一辈子!


  “呜……你要死啊!快过来帮我打它,我怕蟑螂……呜……呜……,它钻到我那里去了!……呜呜……”张妙直接被吓的哭起来,不断朝我呼救。


  “我去啊!这家伙都怕到产生幻觉了!”


  听她张妙这么一说,我差点又笑出声来,刚瞌睡了就送枕头。我假装很紧张,连忙走过去问道“在哪呢?”


  张妙不停的伸手去掰自己的小馒头:“这”我低头看了一下,除了粉红的小阴唇,什么也看不到,我壮了壮胆,伸手帮她又掰开了一点。


  “你干嘛呢!怎么把手伸到人家那里去了”张妙又些生气的拍了一把掌我的手。


  不过作为一个不合格的色狼,我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道::“真的爬进去了?”


  “呜……我不知道,它刚才钻我那里了,我能感觉得到,但是后来就不知道哪里去了,我觉得它好像是爬到里面去了,呜呜呜……怎么办……呜呜……”


  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,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才好,但是到嘴的肉再松开,下次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。想了想便开口道:“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?”医院那么多人,我就不相信你宁愿去医院给一群人看。


  “呜呜……我不去……太丢人了……,你帮我把它捉出来好不好?好不好?……呜呜……”


  果然奏效了,一时间我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好,开心的是我马上能看到千万男人想看的地方,难过的是我变坏了!


  我一边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翻找手电筒,一边假装紧张的安慰道:“你先别激动,它或许没爬进去呢!可能是你的心里作用而已。再说了,就一只小虫子而已,你大鸟都不怕,还能怕它干嘛,大不了叫你男朋友过来用鸟把它压死!然后跟着男人的精华一起流出来就行了!”我提醒了一下她,大鸟不但可以操B还可以把虫子碾死,都说病急乱投医,我就不相信你不找我的那个医生帮忙了!


  “呵呵呵……呜……你好坏……呜……,但是真的能压死吗?”


  “当然!”我假装用手电在她跨下照了下,她的阴毛不多,就前面稀稀疏疏的几根,然后下面一对粉嫩小馒头,几乎合的严丝合缝,要是能爬进去才乖。


  “看够了没有啊,看外面有什么用啊,我总感觉它在里面!”她一边说一边又要伸手去掰开小馒头。


  “妙妙别紧张,让姐夫来帮你看看!”说着也不管她同意,就用手帮她搬开了小馒头,露出了里面分红的小阴唇,不过小肉穴的门口还是有嫩肉挡住,根本看不到里面,而且她还是站着的,我要蹲下去,把头伸到她跨下往上看,实在是不舒服,我抬头看着她:“妙妙,好像在里面,我看到一只脚缩进去了。”


  如果平常的话,估计没人会相信,但是她被自己吓蒙了,吓出幻觉来了,自己都感觉小强在里面了,旁人在施加点外力,应该能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。


  果然,听我说完,整个人一下就呆住了,满脸紧张的看着我:“姐夫快想想办法啊,呜呜……我怕……”


  看她被吓成这样子我又有点担心了,我老婆说她以前被蟑螂吓晕过,万一真被吓傻了怎么办!我起身用手帮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:“乖,别怕,可能我刚才看错了,它应该是进不去的,如果你实在担心,我们到房间里掰开来检查一下。”


  她嗯了一声,点了点头,但是没动,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:“姐夫,我腿软了,走不动。”


  我摇拉摇头,假装很无奈,小叹了一口气:“诶,看来我只能牺牲一下了。”说着我一个公主抱,把她抱了起来,有左手还很配合的捉住了她的大白兔,她也很配合的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,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白兔,我差点没忍住亲了上去。


  把她放到床上后,她很主动的岔开了双腿,整个神秘之地在我面前一览无余,“好美!”我不由得感叹了一声,自己的计划已经差不多得逞了。


  “先别看了,等你捉它出来弄死,我给你看个够。”张妙的此时的脸色有点发青,看来被吓的不轻,我也不好在开她玩笑了。


  光看个够怎么行,得多弄点福利才行:“我帮你捉到她可以,亲小兔兔吗?”见她点了点头,我又继续问道:“小洞洞呢!”


  “都给你,都给你,你快点帮我把它弄出来,你想要怎么样都行,呜呜呜……”


  我假装把手电筒用一个万向杆固定在床沿上,调好角度后,我把两只手的中指和食指举了起来:“用你的口水还是我的口水?没有水分的话,容易造成阴壁损伤。”


  “不用的,你摸一下她就有水了”张妙一边说,一边拉着我手指就往她的阴蒂上按去,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没想到做坏人,原来这么爽!


  她的阴蒂粉粉的,看着就让人有亲上去的冲动,但现在还不是撕下伪装的时候,我揉了好一会,假装没见到她那里的湿润:“妙妙,好像没水啊!要不我们换个方法?”


  “我可能有点紧张,一点感觉都没有,要不你用口水好了,哦!对了,我男朋友用舌头舔的时候,我特别舒服,也不知道现在行不行。”张妙说完,一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,显然是想我用舌头去。


  我去啊,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,正是我想要的结果。我又假惺惺的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不在乎我亲你这里吗?”


  “嗯!”张妙连连点头。


  日了,看着美食在眼前,还要假装不敢吃,太难受了,我一把把头埋进了两腿中间,直接将整个馒头含在了嘴里,舌头不停的往洞里钻。还真别说,嫩B就是嫩B问道比老婆的要清新很多。


  “呃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呃呃……嗯……姐夫,你……你亲错地方了……”


  “哦,那我换个位置.”


  伴随着张妙的呻吟,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大概过了半分钟后,我停止了动作。我看了一下她的小馒头,发现此刻正在不断的有蜜汁流出,还有些是我的口水。


  要进入探穴步骤了,让我有点小兴奋,但是不能表现的太急切,我伸出左手的两根手指,慢慢的探了进去,水很充足,很润滑,一下就进去了,不过阴道壁吸吮的力道非常大,手指居然能感到压迫感,真爽。


  张妙嗯的一声嘤叫后,整个屁股突然抖动了一下,然后阴道壁开始有规律的吸吮起来,力道大的惊人,手指居然有被拽进去的感觉,不过此时不是体验的时候,我四指用力轻轻掰开了她的阴道口,仔细的用电筒照了一下。粉嫩粉嫩的阴壁还在不停的吮动,粉嫩的宫颈口有规律的收缩甚是诱人。尤物啊!


  “嗯……,嗯……,姐夫,看到了没有?”此时张妙的脸上已经由刚才的青白色换上了迷人粉,这让我有点紧张了,怕她是不是要回复理智了,那样我就前功尽弃了!


  我假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,“没看到呢!手指太短了有几处死角没看清,要找又长又不容易伤人的东西才行,不然怕弄伤你,”张妙的眼中又开始润含着泪光,忽然一下眼睛一亮,直直的看着我:“姐夫,你那个好像很长,你可以把它伸进去找找看,如果碰到应该能感觉到它吧!”


  “嗯!”我点了点头,这正是我要的结果。但我又暗自好笑,平时整我的时候跟个鬼精灵似的,一紧张咋就浆糊了呢!


  我看了看她的眼神,觉得没必要再问她了,因为下面那玩意已经等不及了,直接三下五除二就把裤子脱掉了。我的东西早就在她的魅力下完全勃起了,所以此刻在女孩的眼中看起来应该还是可以的,我就不信把她操舒服了,以后不给我操。


  果然,张妙惊奇的看着她,好像有些不可置信,显然她男朋友那东西比不过我的,这让我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番。


  我慢慢蹲下,将肉棒放在她的阴道门口磨了一会,好弄点水分,不然容易弄痛她,那样就不美了。等我感觉差不多的时候,我便把鬼头用力压下去。


  “哇草,好紧啊!“一时间,我感觉弟弟的脑袋好像被橡皮筋给捆住了!
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
  张妙不停的扭动着屁股,嘴巴张的老大,也不知道她是痛还是舒服,搞得我一时进退两难,连忙问道:“妙妙,你没事吧!”
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没事,是你的那……那东西太大了,我觉得我好像要……,你用力把它伸进来吧……快……快伸进来……”


  张妙的表情太吓人了,看着又点瘆人,好像看到了那些吸食海洛因的瘾君子,毒瘾犯了。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要疯啊,前天没操她太浪费了!


  “啪……快插进来啊……”


  “妙妙,你真的感觉它爬进去了?”太吓人了,张妙两眼发红,突然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,简直比瘾君子还可怕,我都在怀疑是不是她套路我了!“快插进去啊,我难受死了!别管那只小强了!你插进去帮我压死它。”日啊,屁股又挨了几巴掌,为了保住小命,我豁出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努力了半分多钟才进去一半,不是我不想进去,是她里面实在太紧了,肉壁不断的缠绕我的肉棍,有点想是被蛇给缠住了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”张妙两只手冒起青筋,死死的抓着她的两只玉兔,我生怕她把自己捉坏了,连忙把她的手拉开,按倒床上,下身用力的顶了上去。


  终于我感觉到我的龟头顶到了一个熟悉的门户,我停止了动作感受了一下,假装有点失望的看着张妙道:“妙妙,里面没东西啊!应该是没进来,我要不要拔出来了?”


  “不要管它了,你快动一下,我感觉难受死了!快……”


  “那你不要夹那么紧啊,都夹痛了。”我一边说一边来回慢慢抽插,慢慢的感受这个初次品尝的肉穴。


  好舒服!我以前只干过老婆,张妙只是第二个,此刻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刺激感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好爽,好大啊……好胀……姐夫再快点,我还要……”


  在她一再要求下,我不停的加快速度,将她的屁股啪得啪啪响,将她整个人都拍得移位了。
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
  张妙整个人看起来浑身映红,像一只发情的猛兽,眼神也不在柔和,里面是无尽的索求和贪婪。


  突然我感觉到她的肉壁剧烈收缩,接着一股清水从阴道里面喷射出来,感觉像用来浇花的喷泉,一下就把整张床搞湿了一大半,这家伙可能是潮吹了。


  我忍不住想要逗一下她:“妙妙,你尿尿了?”


  “没有,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,但是它不是尿,我当时只是觉得好舒服好舒服,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,我以前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,原来高潮是这样的!”张妙一边描述自己的感受,一边羞涩的看着我,看起来像一只害羞的小猫咪,不时看一眼自己弄湿的床单。


  不对啊他不是有男朋友吗,怎么会没有高潮呢!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:“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,怎么会没有过高潮呢?”


  张妙娇羞的看了我一眼,又默默的低下了头:“他那个还不到你的三分之二长,还很小,而且他放进去几分钟就射了,我一直以为那种感觉就是高潮了!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个不是!”张妙说完,又抬起头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


  我抽插了两下,有爱的摸了一下她的脸颊,“有话就直接说吧,别担心。”一边说一边使劲插。


  “哦,你那个还在里面,好硬!我现在又想要了”张妙含着手指,娇羞的别过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  纳尼!这么快就又想要了,这还真的让我始料未及,欣喜之意难以言表啊!


  不过刚才太仓促了,都没好好慰劳过她胸前的两只大白兔,而且我都还没找到感觉她就完事了,这就有点不美妙了!


  既然美女相求,君子哪有不应之理,单单答应还不行,还得让她舒服。我伸出双手轻轻揉搓着两只肥软的大白兔,舌将军不停在其上游走……“啊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”


  两只大白兔不停的在我口中转换,偶尔两只挤到一起来吸,偶尔又轻轻咬上一口……虽然她的肉洞依然很紧,但是我的小兄弟也很争气,一直坚挺如初。


  “啊,姐夫,我不行了,我要……”


  这次比上次的时间长一些,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,她又喷水了,只是量少了很多。不过我还是没能尽兴,才刚刚找到感觉她就完事了,不过她连续两次了,应该很虚弱了,再继续可能要把她搞坏了,或许该收工了。


  张妙疯狂抖动的屁股慢慢平息了下来,双目缓缓闭合,娇躯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
  “别拔出去,让它在里面待会。”


  我刚想抽身离开却被她制止了。


  我就一直静静的跪坐在床上,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了,她还是不让我拔出来,而我又还没射,加上她美丽动人的身姿,我实在忍不住了,一发狠,用力快速抽插了起来。
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嗯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
  随着的动作越来越快,她的回应也越来越急促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姐夫我好贱啊,我好喜欢你操我的感觉,啊……”


  “姐夫你好硬啊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,插死我快插死我……啊,你也射进去好不好……我想要给你生宝宝……啊……让妙妙给你生宝宝……”


  “生你个大头鬼,书还没念完呢!”我没好气的骂了她一句,下身用力的抽插起来,我慢慢的感觉到了酸胀的感觉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”


  终于在她的呐喊声中,我的小兄弟垂头丧气的退出了战场……我从张妙身上下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四十了,赶紧冲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澡,不然老婆回来估计要坏事,因为张妙体液都有一股独特的体香味,特别是蜜汁蕴含的浓度更高,不过要挨得很近才能闻到。


  ……老婆终于睡着了,我抽出纸巾帮她擦干应道口上的爱液后,便下抱着她躺下了。


  【完】